沪上专职司机一天护送隔离人员16趟,只敢在楼下与孩子喊话

沪上专职司机一天护送隔离人员16趟,只敢在楼下与孩子喊话

他们是负责护送集中隔离观察人员的专职司机,也是大家眼中的“高风险人员”,回家就是在楼下与家人孩子隔空喊话,有点心酸却无怨无悔。

在上海松江区,有这样两个专职司机:蒋卫奇是所在公司商业管理网格员,是个话不多的80后小伙儿;退伍军人苏磊是洞泾镇鑫欣物业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。

“朋友碰到我们,老远就躲开了。”护送集中隔离观察人员第27天,蒋卫奇和苏磊已经对这样的现象见怪不怪了。自洞泾镇开出第一个集中医学观察点以来,负责隔离人员转运工作的他们便被贴上了“高风险人员”的标签,对此,二人却并不介意。

松江区供图

在楼下与孩子隔空喊话

“这几天转运的人少了,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想家人想孩子。”1988年出生的蒋卫奇家有两个孩子,大的3岁,小的2岁。只要晚上得空,他都会在洞泾镇统一安排的居住酒店里跟孩子视频。

“爸爸,外边有害怕的东西。”尽管孩子还小,话还说不清楚,但他明白孩子是叮嘱他,在外边注意保护自己。

前两天,他回了趟家,但并未上楼。“到楼下我就打电话给我妈了,叫她把东西送下楼。”蒋卫奇说,孩子在他家阳台上喊爸爸,他也只是在楼下回应了下。

90后的苏磊也有个3岁的“小棉袄”。自从当了转运隔离人员的专职司机,女儿经常问的一句话就是“爸爸,你怎么还不回家啊”。

这几天不太忙,他特地抽空给女儿买了零食送回去。“连小区门都没进,就在门口和女儿见了一面。”苏磊说,虽然女儿戴着口罩,但他仍然能看出女儿很想念他。说这话时,身高接近一米九的苏磊哽咽了,他难为情地说:“不好意思,见笑了,没想到自己也会这么矫情。”

一天接送16趟

说起当隔离人员专职司机这事,二人直言担心多少有一点,主要害怕中招了会连累家人,所以一直都没回家。但大多数时间都在忙碌,很少有空去胡思乱想。一天下来,他们最多跑了16趟,有时晚上十一二点还在接送转运,午饭常常要到两三点才能吃到。

每次接到转送任务后,他们必须按照严格的操作流程,先赶往洞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穿戴好防护装备,防护帽、防护服、护目镜、手套、鞋套。全副武装好起码
要10分钟,还要给车消毒。人车准备工作做好后才赶到预约地点接人。将隔离对象送至集中医学观察点后,需立即返回中心消毒点进行人车消毒、销毁处理医用隔
离用品。

“路程并不远,但消毒和穿脱防护服要占用很多时间。”据洞泾镇疫情防控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,专用接送车辆只限后排就坐,一般都是一人一车,如果是一家人,可以一次转运,但最多也只能一次搭载2人。

“按要求,我们一般不主动跟需要隔离的人员交流,但大多数人上车后会问我们。”苏磊说,很多集中隔离观察对象一上车便会表现出不安和焦虑,担心隔离点环
境不好,害怕在隔离点被感染等等。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,他们也要充当开导员。平时不善言谈的蒋卫奇表示担任专职转运司机以来,他居然比之前能说会道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